什麼情況可以放棄急救? 可以自己先簽放棄急救嗎?

急救是每個社會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它涉及緊急醫療狀況下的即時反應,目的是挽救生命、防止病情惡化。然而,在某些特定情況下,個體可能選擇放棄急救措施,這通常發生在病患遭遇無法治癒或極度痛苦的疾病時。簽署放棄急救同意書(DNR)是醫療領域中一項重要的法律和道德問題,涉及到個人的自主權、尊嚴以及家屬和醫療人員的法律責任。本文將探討在何種情況下可以考慮放棄急救,以及進行這一決策的程序和法律後果。

摘要

主題 描述 關鍵點
放棄急救背景 介紹放棄急救(DNR)的概念及其重要性。 DNR、自主權、生活品質
合法情境 說明哪些醫療狀況下可以考慮簽署DNR。 末期疾病、無法逆病狀、生命質量
法律程序 概述簽署DNR的法律要求和過程。 法律規範、簽署流程、合法權益
倫理考量 探討放棄急救的倫理問題。 道德困境、家屬角色、醫療倫理
實際案例 提供實際簽署DNR的案例研究。 個案分析、影響、結果
公眾意識 討論公眾對放棄急救的認識與態度。 社會觀念、教育普及、文化差異

什麼情況可以放棄急救?

一旦病患或家屬同意簽署DNR,表示在病患生命末期或在遭遇無生命體徵的情況下,即使出現呼吸或心跳停止等情形,現場醫療人員不會採取標準的急救程序來積極挽救病人的生命。這項決定通常是在病人本人在意識清楚時做出,或可由病患提前指定的醫療代理人所決定。

此外,DNR的決定是基於該病人的整體健康狀態、治療的預後,以及病患的個人價值觀和生活品質的考量。譬如,對於一個年邁且患有多種不治之症的病患來說,即使透過急救措施重新獲得生命徵象,其餘生的品質也許會因為大範圍腦損傷或是其他合併症而嚴重下降。在這種情況之下,選擇DNR是尊重病患自主意志,也可視作對病患尊嚴的一種體現。

由於緊急醫療措施本身可能帶來諸多副作用,例如胸椎或肋骨骨折、內臟損傷或是神經系統受損等,因此當這些風險遠大於預期治療效果時,便會考慮簽署DNR。醫療人員在處理此類情況時,有責任和患者或其家屬進行深入的溝通,解釋所有可能的選擇及其後果,只有在充分理解後,病患或家屬的DNR決定才能被正式記錄於病患的醫療紀錄中。

臺灣等地區已有法規明確規範DNR的簽署過程,設置了穩妥的法律機制來保障病患的自主權利和保護醫療人員不因遵從DNR而遭遇法律困擾。這些規定也包括了如何確認病患的真實意願、如何在病患無法表達意願時依法代為決策等程序。

在病患決定簽署DNR之後,該決定會成為其醫療檔案的一部分,醫院必須遵循,即便在緊急情況下,急救團隊也會優先查閱病患的醫療指示。針對可能的突發事件,病患和家屬應當與醫療團隊共同擬定詳盡的照護計劃,以確保在緊急情況下,能遵循病患的願望,給予最適合的支持和舒緩照護。

可以自己先簽放棄急救嗎?

當涉及嚴重疾病或危及生命的緊急狀況,人們常關心他們可以如何自主決定其醫療命運。在臺灣,法律上保障了人們於臨終前就他們想要接受的治療方式做出明智的選擇,確保在尊嚴和個人偏好下結束自己的生命。

「預立選擇安寧緩和醫療意願書」是一份可由成年人自行填寫的文件。這份文件清楚表明了個人對於臨終階段不願進行積極急救的意願,包括不進行心肺復甦術(CPR)、插管或其他生命維持治療。人們可在身心狀態完好時,提前決定自己在不同醫療情景下的處置,並可隨時更新自己的意願。

對於已經在昏迷或無法表明意志的末期患者,「不施行心肺復甦術同意書」則是家屬基於患者先前明確表達的願望而填寫的文件。在患者已擬定相關預立意願書的情形下,家屬可依照預先設定的決定選擇不進行急救措施,以維護患者的最終選擇。

當患者既往已經進行了如呼吸器或葉克膜(ECMO)等高強度急救醫療措施,如果醫療評估顯示這些措施無法有效改善患者的病情或者為患者帶來更多苦痛而無益於改善預後時,家屬可以依據患者先前的意願,與醫療團隊溝通,經醫療倫理委員會的專業評估和審查後,選擇撤除這些生命維持措施。

這些決定過程會涉及到諸多法律和倫理問題,因此需要專業醫護人員的指導與解釋,確保患者和家屬的意願得到正確理解和執行。する。對於願望履行的監督和評估機制,通常由具權威性的醫療倫理委員會負責,以維持決策的透明度和公正性。

總的來說,無論是自主填寫「預立選擇安寧緩和醫療意願書」,還是在關鍵時刻依賴家屬的決定,抑或是在經過深度討論後撤除無效醫療措施,都反映出臺灣社會對於尊重個體自主權和善終問題的進步和關注,同時確保個人在生命最後階段的選擇得到社會和法律的最大程度尊重和支持。

放棄急救要去哪裡申請?

若希望申請放棄急救,即所謂的「不施行心肺復甦術(DNR)」的決定,必須前往一些特定地點進行相關手續。這些地點包括:

1. 各級醫療機構:患者或其家屬可以到醫院設立的社會服務室洽詢。這裡提供的不只是文件申請的服務,還有專業的社工人員,他們可以提供心理諮詢和相關的法律說明,幫助你理解放棄急救的相關法律及倫理議題。

2. 志工服務臺:許多醫院設有專門的志工服務臺,這些志工受過相關的法律知識及溝通技巧訓練,可以引導患者或家屬了解簽署DNR的相關流程與影響。

3. 安寧病房:安寧病房是專門提供終末期患者照護的部門,它的醫療團隊同樣熟悉DNR相關事宜,可以協助提供必要的文件和指導。

4. 相關宣導活動:在各種安寧緩和醫療宣導活動現場,參加者也能了解到如何申請DNR,並獲得相關資訊。

此外,有數個網絡資源也提供了便利的管道:

5. 網上申請和下載:自衛生福利部、臺灣安寧照顧協會及針對推廣安寧緩和醫療的機構等單位的官方網站可以下載相關表格,患者或家屬可以在網上閲讀相關資訊,甚至可以在某些情況下直接在網上完成申請。

6. 電話諮詢:也可以透過打電話至衛生福利部或臺灣安寧照顧協會,這些機構能夠提供適當的說明和協助,並可協助索取所需文件。

為維護個人在生命最後階段的尊嚴與意願,進行DNR的申請是十分重要的步驟。面對這樣的決定時,建議患者及家屬先與主治醫師充分溝通,了解患者的病情和預後,這將有助於做出最符合患者意願的選擇。

植物人可以放棄急救嗎?

植物人病患是否可以選擇放棄緊急醫療援助,需要參照法律規定以及個人先前所作的醫療預立決定。根據《病人自主權利法》,當人們撰寫預立醫療決定書時,他們具備在特定嚴重健康狀況下放棄救治的選項。這些情況包括:處於末期病階段、不可逆轉的昏迷狀態、永久性植物人狀態、極重度失智,以及被認定的其他重症。

簽署此類文件意味著患者在進入上述狀態時,醫護人員不會實施可能延長生命但不一定提升生活品質的急救措施,例如使用心肺復甦術(CPR)、人工呼吸機、葉克膜(ECMO)、進行輸血、使用抗生素治療感染,或透過侵入性方式提供營養(比如通過鼻胃管灌食)。這種選擇給予患者一定程度上掌管自己生命終結過程的自由,讓他們能依照個人的價值觀和希望進行醫療規劃。

在植物人病患的情境中,假如有明確的預立醫療決定存在,而這份文件表明患者拒絕任何形式的維生治療,那麼在法律允許的範圍內,相關醫療行為應依照患者的意願進行。然而,這通常需要醫療專業人員、家屬及法律代表之間的精細溝通與協調,確保所有決定均尊重患者的權利並且合法。

透過這種方式,社會尊重個體對於自己生命尊嚴以及生死選擇的自主權。當然,許多情感與道德實踐上的問題也會隨之而來,涉及對生命終點的看法、家屬的心理準備及法律責任等複雜問題,這些都需要在個別案例中慎重考量與處理。

簽放棄急救可以反悔嗎?

選擇簽署「不施行心肺復甦術(DNR)」同意書是一項嚴肅的生命決定,但這項決策並非不可更改。DNR意員著若患者出現心跳或呼吸停止,醫療團隊將不會進行心肺復甦術。然而,患者的情況和意願可能會隨著時間或情況的變化而改變。在這些變遷下,簽署DNR的患者或其家屬確實有權力隨時撤回其DNR指令。

若決定反悔,首先需要與負責的醫護人員溝通此變更意願,隨後,可透過填寫「選擇安寧緩和醫療意願撤回聲明書」正式進行DNR撤回手續。此聲明書需提交至臺灣安寧照顧協會進行登記,以確保資料的更改能夠反映在患者的醫療記錄上。

DNR撤回一經處理確認,原本在健保卡所做的DNR特殊註記將予以取消。此後若患者心跳或呼吸停止,醫療人員將依據現行的急救指南,採取相應的急救措施。

重要的是,患者與醫療人員之間保持開放溝通,使得任何有關DNR或其他醫療指示的決定都是基於充分資訊和患者當前最佳利益的考量。醫護人員有責任向患者或其代理人清楚解釋DNR同意書的意涵以及撤回流程,並應隨時回答患者的疑問,以協助他們做出最適合自己的選擇。

家屬可以放棄治療嗎?

在臺灣,根據《安寧緩和醫療條例》的規範,即便病患自身未在清醒時預立醫療決定,他們在面臨末期狀況時仍有權選擇放棄緊急救治或停止延長生命的醫療措施,這包括不進行心肺復甦術(CPR)或不使用呼吸機等維生設備。當病人因病情惡化而無法溝通自己的醫療意願時,他們的直系親屬或法定監護人便可代為做出決定。

這樣的規定確保了即使病人在未有預立醫療指示(DNR)的情況下變得無法表達意願,家屬亦能依據病人的最佳利益做出決策。在決策過程中,家屬須與醫療團隊密切溝通,明確了解病人的健康狀況、治療選項及預期的結果,這通常包括醫生提供的專業醫療建議。

要進行這樣的決定,家屬必須簽署同意書,其中詳細記錄了他們放棄維生治療的選擇。在填寫同意書之前,醫療人員需要向家屬說明相關的法律規範與醫療操守,並確保他們瞭解這項決策所帶來的可能後果。

此外,家屬也應考量病人先前表達過的生命價值觀與醫療偏好。在有些情況下,如果病人過去有明確表達想要放棄維生醫療的意願,即使沒有正式文件,家屬也應該考慮到這些意願,以尊重病患本人的生命選擇。

整個流程充滿著情感和道德上的挑戰,但《安寧緩和醫療條例》的存在,賦予了家屬在病患無法作出決策時,代其做出符合個人尊嚴與意願的選擇的法律基礎。這是一個以病人為中心,尊重生命尊嚴和個體自主權的重要態度。

放棄急救同意書哪裡拿?

想要取得放棄急救同意書,公民可以透過多種途徑獲得。首先,您可以前往任何一家醫院或診所的社會服務室,詢問前臺人員提供有關文件。在這些醫療機構中,社工專業人員會對於病人或家屬有關放棄維生治療的法律規定、程序、以及這個決定可能帶來的影響進行解釋與諮詢。

此外,各地區的安寧緩和醫療宣導活動也是獲取相關資訊與文件的好機會。這些宣導活動不僅提供意願書,還有機會與專業人士面對面交流,了解安寧緩和醫療的觀念及實務操作。

至於網絡管道,民眾可以瀏覽臺灣安寧照顧協會的官方網站,這裡有豐富的安寧緩和醫療資源。其中,『預立安寧緩和醫療暨維生醫療抉擇意願書(衛福部公告版).pdf』的文件,是經過衛生福利部公告認可的標準表單,方便民眾下載並列印使用。在下載填寫該意願書之前,建議仔細閱讀相關說明,並可考慮尋求醫護人員或法律專業人士的指導,以確保所填內容準確地反映個人意願。

最後,還可以向其他機構如老人養護機構、社福機構或是生命教育組織獲取相關文件。這些機構可能提供專題講座或諮詢服務,協助民眾做出明智的決定。無論哪種途徑,重要的是要確保個人的醫療意願得到尊重並合法記錄,使在關鍵時刻可以得到適當的醫療照護。

放棄急救同意書誰可以簽?

當涉及放棄緊急救治的同意書,其簽署代表著個體放棄在特定醫療情境中接受急救措施。在臺灣,依據《安寧緩和醫療條例》的規範,這項權利最初僅提供給那些被診斷為末期病患的個體,允許他們或是他們的家屬作出是否接受維生醫療措施的決策。

進一步地,《病人自主權利法》(簡稱:《病主法》)則擴展了這項權利的範圍。除了末期病患之外,所有處於不可逆轉的昏迷狀態、永久植物人狀態、極重度失智的病人,以及罹患政府公告的特定疾病者,都可根據此法律簽署「預立醫療決定書」。這份文件具有廣泛的含義,包括但不限於放棄維生治療、拒絕特定的醫療程序,甚至是對於自身生命盡頭階段享有的各種權利作出提前規劃。

放棄急救的同意書一旦簽署,需由病人本人在清醒且具有完整民事行為能力時進行,或在他們未能表達自己的意願時,由其法定代理人、配偶、直系血親、旁系血親直至三親等、其病人權益保障者依序做出決定。此外,決策過程中還需經過醫師的解釋與說明,確保簽署人充分理解他們所作的決定以及其後果。

重點在於,放棄急救的同意不是輕率可為的選擇。它往往涉及到生死的抉擇,需要在尊重個體意願的同時,綜合醫療專業、法律框架以及倫理道德等層面的考量。病人及家屬須了解隨著現代醫學發展,末期病患的生活品質和尊嚴保持可能獲得更多選擇而不必然要依賴於維生設備,醫療團隊則應提供完整資訊和專業建議,共同尋找最符合病人真正願望與利益的醫療路徑。

為何要急救?

急救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它不僅涉及到維持受傷或突發疾病患者的基本生命功能,更重要的是防止狀況惡化而造成更多無法挽回的傷害。統計顯示,大多數人在其一生中至少會經歷數次需要緊急救助的情況,這些瞬息萬變的緊急狀況往往不允許我們等待專業救護人員的到來。

例如,心臟驟停的患者每延遲一分鐘施以心肺復甦術(CPR),其生存率便會顯著降低。在這種危急時刻,場合中的旁觀者若具備急救能力,立即施行CPR,可能就能救一命。除此之外,對於車禍或意外傷害的患者,進行適當的創傷現場處理,如止血、固定斷裂肢體,也能在黃金搶救期內降低病患的風險。

在救護人員趕到現場之前,是民眾最先一道防線。對於嚴重的創傷,如不及時進行處置,幾分鐘內就可能發生生命危險。透過急救訓練和普及教育,每個人都有機會成為別人的救星。

此外,許多非職業性的日常項目也可能引發緊急狀況,比如家庭意外、職場受傷或是運動創傷,這些都是需要現場進行急救的情況。越來越多的機構和組織開始在工作場所提供急救培訓,從而提高人們對應緊急事故的能力與自信。

在整個救援鏈中,民眾的參與是不可或缺的。他們與專業救護人員以及最終的醫院治療,形成了一套密切合作的救護體系。藉由這個系統,可以提高救治傷病患的效率,並最大化患者的康復機會。不論是居家、學校還是職場,培養急救知識與技能都尤其重要,受過訓練的民眾不僅能在第一時間提供幫助,同時也能夠為社會的整體安全與健康做出貢獻。

放棄急救同意書什麼時候簽?

在面對末期疾病時,病人有權決定自己希望接受哪種程度的醫療照護。當病人決定不再接受包括心肺復甦術在內的急救措施時,可以選擇簽署「放棄急救同意書」,也就是常說的「預立醫療決定」或「DNR (Do Not Resuscitate)」指示。

要簽署這份同意書,病人必須年滿20歲,並具備清晰的精神狀態,確保自己能夠理解所作出決定的含義和後果。此外,病人的病情需要經過至少兩名持專業醫師資格的醫生進行確診,認定其確實罹患了不可治癒的末期疾病,且在醫學專業上判斷,病人的預期存活時間相當有限。

在簽署過程中,病人需得到完整且充足的資訊,包括其醫療狀況、預立醫療決定的法律效力和醫學上的意義,以及放棄急救可能會對其帶來的生命結束過程等。病人也需要在證人和醫療人員的見證下完成簽署,以確保程序的合法性和有效性。

在一些情形下,病人還可以與醫院的社工、護理人員或緩和醫療團隊進行溝通,接受心理或靈性上的諮詢,幫助其處理可能出現的情緒反應或家庭成員之間的溝通問題。

最後,病患或親屬還需理解,即便簽署了放棄急救同意書,病患仍可以獲得其他形式的舒緩療法,包括疼痛管理、症狀控制、心理支持等,以保證其餘生活質量和尊嚴。這份同意書是關於病人末期生命階段醫療決策的重要文件,象徵著病人自主權的實現和生命尊嚴的維護。

放棄急救同意書幾歲可以簽?

在臺灣,根據現行法律規範,想要放棄緊急急救的情況下,個人需透過簽署「預立醫療決定書」來表達自我的醫療意願。簽署該同意書的合法年齡門檻在民國112年(即2023年)的民法修正之後,已被明確定義為18歲以上。符合年齡要求的成人得以自主決定是否接受緊急急救或其他醫療處置,並可在預立醫療決定書中詳細說明自己的願望。

除此之外,預立醫療決定書簽署的流程亦涉及幾個重要步驟。首先,必須持有中華民國健康保險卡,該健保卡是用以證明其在臺灣具有合法的醫療保障資格,不分本國民或具有居留權的外國人皆需持卡。其次,簽署人需要經過專業醫療人員的諮商,了解預立醫療決定的法律效力及實質含義,確認簽署人對於自身醫療意願的理解與自由意志的表達。

完成上述諮商之後,簽署人將預立醫療決定書填寫完畢,經由醫療機構或指定的單位進行上傳與註記。此時,該預立決定書方始正式生效,即使在簽署人無法親自表達意願時,醫療團隊也能依照其中所載明的指示進行相應的醫療處置或拒絕施行特定急救措施。

總之,成年人利用預立醫療決定書表達未來可能遭遇的醫療情境下自身的意願是一個重要且深具意義的法律選擇,確保了個人對於生命尊嚴的自主權利得以實現,同時亦減輕家屬於緊急情況下做決策時的壓力與困境。

放棄急救同意書要錢嗎?

為了讓自己在生命的最後階段能夠擁有選擇權,拒絕如心肺復甦術(CPR)、插管或是電擊這類急救措施,民眾可選擇和醫療機構進行「預立醫療諮商」,也就是預先決定其醫療偏好,俗稱「生前預約」。這是一種先期溝通的過程,讓醫師和病人就未來可能發生的醫療狀況進行討論,並將病人的意願正式文書化。諮商的過程中,除了醫護人員外,通常還會邀請至少一位家屬或親近的人,一般建議為直系親屬,加入討論。

然而,由於進行這項諮商需要專業人員的時間和資源,目前該服務是需要自付部分費用的,約為3000新臺幣左右。這樣的額外支出,對於部分的民眾可能構成了經濟負擔,影響他們進行預立醫療諮商的意願。

值得鼓舞的是,有消息指出,臺灣的健康保險制度可能將要進行調整,未來這項有關於生命尊嚴和自主權的諮商服務可能會由健保支付,這將大大減輕民眾的財務壓力,並鼓勵更多人參與預立醫療決策。這不僅能夠確保患者的醫療意願得到尊重,也有助於改善家屬與醫護人員之間的溝通,減輕病床前的道德與法律爭議。

進一步來說,這種變革帶來的不僅是經濟上的減負,更重要的是它加強了社會對於個體生命自主的認可與支持。預立醫療諮商讓患者能夠在清醒時做出選擇,並且保證在無法表達意願的狀態下,自己的意願也能夠如實執行,從而讓人每個人都能夠有尊嚴地面對生命終點。

總結

放棄急救是一個多面向的問題,涉及法律、倫理、醫療和社會多個層面。簽署放棄急救同意書(DNR)不僅是一個個人或家庭的選擇,也是社會對於生命尊嚴和個體自主權認知的反映。透過深入了解和合理的法律支援,社會可更恰當地尊重個體在生命最後階段的選擇。持續的公眾教育和文化對話是必要的,以確保更多的人理解放棄急救的意義,並在必要時做出知情的決定。

常見問題

Q1: 什麼情況下可以考慮放棄急救?

在遭遇末期疾病、無法逆轉的昏迷或持續植物狀態時,可以考慮簽署DNR。

Q2: 簽署放棄急救同意書需要哪些法律程序?

需由至少兩名醫生確認病患情況,並由病患或法定代理人在見證下簽署。

Q3: 放棄急救的倫理考量有哪些?

需考慮到病患的自主權、生活品質與家屬的意見。

Q4: 如何在公眾中提高對放棄急救的認知?

透過教育、公共討論和文化對話強化對生命尊嚴的認識與尊重。

Q5: 放棄急救同意書可以隨時撤回嗎?

是的,病患或其法定代理人隨時可以撤回其DNR指令。